深圳纹身 > 深圳纹身培训 > 纹身杂谈 > 手工纹身师

手工纹身师

文章来源:http://www.suzhenyi.com | 关键字:手工纹身

说到手工纹身我们不能不提起三代目全名:三代目雕佑西)更是众所周知的日系纹身大师,日本刺青联合会会长,据传闻,此人为日本黑社会团体御用纹身师,此传言是否属实就不得而知了纹身作品以细腻、大气为主,最主要的每一个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原创,可以说每一寸都细腻得经典。

今天,所谓当代艺术,和早起的手工纹身师,除了一些与时尚情境相关的特征之外,主要具备的特定要素恐怕便是观念性和复制性这两大特点事实上也体现出多数当代艺术家不甘寂寞的名利心:因为无论是观念,还是经由复制、群组进而被放大的观念,其对社会的干预效应远远大过私人化的手工绘画;另一方面,艺术品一度沦为金融工具的市场热潮中,观念性和复制性事实正是艺术炒家翻云覆雨时所必需的抓手:观念性,使艺术家及其作品具必了某种可言说性,经由批评家的过度阐释及媒体的传达放大,艺术家的社会知晓度也随之激增,投资人所需要的市场饥渴度便在各种精心的铺排中慢慢形成;而复制性,艺术利润最大化的前提,因为艺术家自己的精力与时间有限致其个人生产效力亦非常有限,鉴于此,作坊化的手工作业完全难以满足投资者对利润的追逐,而效仿机器工业生产模式的复制此时成为最佳选择—那些面对订单自己已然画不动也做不动艺术家,只需画一些设计草图,然后交由工人们来完成复制化生产。灌注了艺术家观念废品,再经由艺术家自己签名之后便可成为作品进入市场,为投资人赚得盆满钵满。看来,诸如此类的展览或媒体报道或学术研讨均与艺术无关,而是一种隐蔽性极高的商业作局,这最终使我渐渐对作局者及局内人坚持警惕和疏离,而开始将目光关注于局外人或是艺术圈的边缘人

一个突然刮起冷风的四月的晚上,与朋友坐在鼓楼附近的萧条茶馆里,经济危机使得南京的夜生活回复到九十年代的单调宁静。展览少了天价艺术拍卖的新闻匿迹了人们收敛了焦虑和攀比之心,恬静地回到自己画室里真正开始思考自己的活儿了这有什么不好?

朋友是个异数,这些年他虽一直没有停止手工纹身的习惯,但其主业确是与艺术圈相距颇远的软件设计。而他手工纹身因为疏离所谓;圈子故而更具有某种私人化和手工化的特性,手工纹身对他起码不是紧迫的谋生饭碗,更近似一种休闲和自娱。但我又从他画面里看到颇多较劲的因素,整个带有大师情结70后一代人的心目中,手工纹身还没有松弛到变成一种玩儿事实上,可以看到很多人玩儿得很辛苦,因为他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最终获得那种进入历史的胜利,就算活着时是一种寂寞的耕耘或漫长的苦修也在所不惜。并非不知道历史的吊诡,也并非不知有的历史书写有时如同儿戏想做那种任何历史书写者都绕不过去的艺术家。

不敢说朋友的手工纹身完全出自原创,因为在看第一眼时,凭我有限的视觉经验便能看到诸多前人抑或近人的影子。自觉的或是不自觉的摘取,信息量浩繁如江河的当代往往是一种出自共鸣的选择,这种选择并非没有诚意,更不是懒惰或狡黠。好比熟背唐诗的一代总喜爱用典,主要因为识得好歹,总觉得原创的不及前人已有的准确雅致。相比而言呢,无根无垠的苦孩子因为没有读过多少诗篇,所以无知无畏敢大胆泼辣地入口成章一张嘴便是生猛新鲜的原生态立马赢得头彩。朋友的家学和教育经历让他不容丝毫懈怠,也不敢不管不顾地拳打脚踢另起炉灶。就像他自己说的剑走偏锋的旁门左道他走不通了唯有集其大成,厚积薄发。

才气好比关在笼子里的飞鸟,没有掌握收回之前,总是不敢开锁。但好鸟是关不住的因为羽翼上洒满自由的光辉朋友的自由在目前是有限度的总在起初的释放之后很快转入收敛和修正,好在这修正并未使他落入拘谨。绘画是思想和性灵的表达通衢,精心的设计挡不住偶然的惊喜,从开头便能看到结尾的旅程还有多大吸引力呢?朋友是一个有点内敛的旅人,总是备好一切然后上路,每每有惊无险收放有度,忽一日,艳遇来临,方寸大乱还是拒之千里?逃出生天还是共舞红尘?

面对朋友这样的发自性灵的手工绘画我总有旺盛的表达欲,事实上传统的手工纹身所反感的观念实是与性灵无关的筹划艺术家的工作必需与性灵相关,手工纹身是直抒性灵的最佳手段,放弃手工和私人化的创作还有人的温度么?

对朋友说,很想看看他手稿,那些随性时抽出片纸信手涂鸦画就的手稿比之废品更具意味,好比信札比之宏章巨制更能看出书家的性情和修为一样,手稿是画家最本真的心印。这些手稿没有修正,工具单一,图式直接而裸露,可以把它解读为一个个心灵镜像,也可以看出作者的绘画功力与艺术修为。

以文释图可能会造成信息的丢失抑或误读,如果文字可以解释图像,图像的存在还有多大意义?因此,写作此文的目的不在对朋友的绘画作一注脚,更无所谓理论的指导意义实是与朋友一起,向我一度执著的艺术理想致敬。

手工纹身师